9/13 天氣晴 早記

神或許不會保佑你,但是祂偶而會願意為你而流下幾次眼淚


心之暗。每個人的心中都有黑暗
隨著際遇的不同
有人將自己的黑暗排除掉、忽略掉、隱藏掉
有人控制、駕馭自己的黑暗加以利用
有人沉浸於黑暗、讓黑暗駕馭自己

最近感覺自己的黑暗正一點一點的膨脹。
理由,我很清楚。但是卻不想去抑止
偶而開始覺得懷抱黑暗的感覺令人感覺舒暢
這種感覺代表著自己正在墮落,同時也在走回頭路


從年初到現在,自己的眼光變的很短淺
9個月的時間既沒有為自己設下什麼目標,也沒有做什麼明確的計畫
只是很單純的得過且過,把全部的專心放在眼前正在做的事情罷了
而這樣子不知道是壞事、還是好事
總覺得自己正處在一座橋的前端,正猶豫著用什麼樣的方式跨過去



在家三個多禮拜是無聊的、是空虛的
跟放下紙筆跑出戶外找靈感不同,只不過是像把自己關在什麼都沒有的牢籠一樣
空虛、無聊、嘆息的負面情緒充斥著心頭
像火焰一般在心爐中竄燒
燒著什麼、燒著什麼呢
膨脹已久的飢渴和思想

搞不懂我在想什麼嗎...
以絕對自我主義的我來說
一切一切的行為只是忠實自我思考和試圖將主導權握在自己手上的企圖
如此而已

我不喜歡見面時開開心心的聊天、人一走馬上開始說對方壞話的陋習
那種正是別人教的形式,所謂的虛假的禮貌、客氣,而不是發自內心的東西。
說直接一點,就是商人的招牌笑容。
我覺得這種近似於商人的招牌微笑,連面對自己的親朋好友也必須掛著而覺得訝異
你認識的我、我認識的妳,都是假的。只是社交場合中必須具備的面具,和西裝領帶無異
如果是這樣,那這種關係還真的能叫做親朋好友嗎
當然不是
所以厭惡那些裝模作樣的客套話
『如果我討厭那些三流的玩笑和動作、為什麼我不能用不悅來傳達自己不喜歡玩笑
,而必須陪笑著讓對方以為玩笑很有趣而一直開下去呢?』

所以我寧可拔下面具,讓人家說我不禮貌、目中無人也無所謂
用這種十分叛逆卻是最直接的方式,改變這種習慣



原本在上一張畫完是打算畫小鳩
但是畫完後兩天冒出了一個衝擊自己的想法
所以想要多做點實驗
或者應該說是另一方面的磨鍊
暫時不想畫熱門的新東西了,特別是新番
流行加持下往往容易讓人麻痺而看不清自己
想要慢慢的往回尋根
再畫兩~三張,或許就能看到想要的答案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