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天氣雨

當天又再度為誰而哭泣的時候,象徵著接下來到底是喜?還是悲?

長達九個小時的手術成功後,接下來就是長達數日的恢復期
喜的算是發現的早,撿回一條命。再晚半年若是腫瘤擴大到必須切除肝臟和胰臟的時候就沒救了
悲的是脾臟被完全切除、胃被切除80%,以後每餐只能吃少量的半流質食物,免疫力也會下降。
但是讓人疑慮的就是為何一個肩膀這麼大的腫瘤在身體裡面把兩個器官都包覆住了,父親一點感覺也沒有。
大伯和姑丈做出的結論,因為父親工作量大,酒量也很大。
身體太過習慣酒精而麻痺了痛感,儘管有詭異的感覺,也不去在意。

是報應嗎? 不知道。
父親雖愛面子,但卻很踏實。一輩子讓別人虧欠他很多
自己雖常常瞞怨父親為了他自己的面子犧牲掉兒子的面子
如果真說是抱應,也許是對他喝酒喝太兇的報應吧
常常自掏腰包幫他買酒的自己,或許也必須承擔一點業。

手術房外,看著家人都在掉眼淚,卻沒什麼想哭的感覺。
外祖父時如此、祖父時如此、連父親這時也如此。
父親在自己小時候就用半軍隊的模式來教育自己,再加上求學後半段時間的影響,
讓自己變得堅強與獨立,但也因此顯得有點冷漠無情。

在母親太過擔心而舊疾復發也入院的情況下
必須同時在一間醫院的兩間病房跑
最近一個月的時間假日和沒課的時候必須非常頻繁的往返台中和弟弟交班
現在未來有太多的未知數:
父親的康復狀況與時間、母親的手術時間,兩人出院之後的生活變化,以及家業的接掌、調整等等。
一連串的影響下又重新的再減少了自己已剩不多的時間。

父親過去常常說,一個人做人的成功和失敗,就看你住院以及喪禮的時候有多少人願意來看你。
雖然這種說法很不極力,但這三天看著來探望了親戚朋友,就連有過節的親戚也特地來探望。
父親的做人,應該是真的很成功。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