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院到出院

FF19後數天,因為一些原因再度到醫院檢查,服用了一年半的長期藥和類固醇仍無法改善的呼吸問題
最終還是因為時間剛好配得來的緣故選擇利用手術來改善


花了三天的時間做了二次檢查後。
進手術房前母親一直問我會不會後悔或延後等到夏天在動手術等等的問題
但是我還是選擇動手術。一方面對於鼻子會塞棉條和喉嚨會很痛也有心理準備
說是為別人事實上也並不是,純粹只是想讓自己的耳根清靜。
畢竟我從來不認為別人能夠了解這種呼吸不正常的痛苦,與其寄望別人能體諒你,還是自己試圖解決問題比較好。

總而言之動了三個微手術,從鼻腔、扁條線到喉嚨裡
第一次動手術,緊張難免。手術房很冷、手術服很單薄
外加一張躺上去兩條手臂會懸空的手術台


醫生僅一直叮嚀著醒來之後鼻子會不能呼吸,所以不要緊張、更不要躁動
做的是全身麻醉。過去我一直認為全身麻醉真的會這麼快睡著嗎?

答案也許是肯定的。麻醉隨著點滴注入後不需要30秒就覺得頭的兩側有點麻麻的之後就沒有知覺的睡著了。
只是不知道是麻醉有效,還是前一天晚上為了怕麻醉效果不好而整夜沒睡的緣故。
朦朧中只感覺到有人拍了你幾下後就回神過來,但是眼睛卻睜不開。
耳旁響起的是醫生在手術前同樣的一句話:別慌張,你鼻子用棉條塞住了,緩緩用嘴巴呼吸,雖然會覺得不習慣。
但是我的心裡是想著:醫生,不會不習慣的,因為在4年前我近乎常常過著僅能用嘴巴呼吸的生活,所以不會不習慣。
後來手術台被移動,醫生要我緩緩移動到手術檯旁邊的病床上。

由於當天沒有病房了,所以住院中心說可以安排到兒童病房,所以就住到了兒童病房。
雖然床小了點,但是卻很好睡。不知道是因為手術後太累,還是兒童病房的床比較舒適。
總而言之完全沒有過去住院覺得床很難睡的感覺。

打著混著止痛劑的生理食鹽水,不能吃熱、僅能吃流質的情況下。
能下嚥的就只有水、牛奶、布丁、豆花等等的東西。

鼻子和咽喉同時開刀比起只開其中一邊都來得痛苦
因為鼻子塞住的原因僅能用嘴巴呼吸,用嘴巴呼吸就會乾,喉嚨一乾傷口就會痛,所以必須一直用水潤喉
特別因為是冬天,空氣非常乾燥。連睡都沒辦法睡,因為你剛入睡不到兩個小時,就會喉嚨乾燥後傷口劇烈的疼痛痛醒
然後就必須喝兩口水,才能再繼續睡。然後兩小時後又再度被痛醒,不動的持續。


事實上母親買了很多東西給我吃,但是比較能下嚥的只有布丁,但也僅限於焦糖以外的部分
我喜歡吃甜食,所以母親買的東西裡面不乏很多甜的東西
因為完全不能說話,所以很難表達叫母親不要再買那些甜的東西,只能用不吃來表示。

因為別說是甜味和酸味會讓傷口疼痛,就連太過濃稠的鮮奶喝完後的回醇感,對我的喉嚨來說都像是在傷口上灑鹽一樣
所以林鳳營、瑞穗這種大家很喜歡、很濃的鮮奶,我連喝都不想喝
反而是水水的一般統一鮮奶,才比較好入口。

所以長達一周的時間,一餐就是一個小紙杯的鮮奶和一個布丁
讓體重不斷的下降。


出院後在家的頭4天大概是最難熬的4天。沒了止痛針、醫生開的止痛藥的藥效並不強
加上房間的位置是在所謂的鬼門,也就是房子的東北角。溫度特別低、空氣也特別乾燥
那4天的疼痛感比起住院時又更強烈,每天還需要按時的清洗鼻子和喉嚨來避免感染

術後第二周回診,將鼻腔中的血塊清掉之後,終於開始能用鼻子呼吸,也開始能避免用嘴巴呼吸造成喉嚨乾燥使傷口疼痛的情況
再加上反應醫生說傷口疼痛後,又開了效果比較好的止痛藥和自費的止痛劑。服用三天後才終於開始能夠說話和吃較多的東西

但是因為體力因為熱量攝取不足的關係,總是很快就累。體力異常衰弱了兩天
加上長期吃生冷的食物,天氣又冷。又併發腸胃和虛寒的問題。
後來又花了三天緩緩地讓腸胃重新習慣正常吃東西,讓體力能恢復


雖然歸校了,但是體力大約僅有正常的一半左右,總是很快就累。走100公尺就會開始覺得疲倦和冒冷汗
醫生囑咐兩周內還不能做任何運動和提重物。
現在還需要時間慢慢讓體力恢復才行。


留言

秘密留言